藝術门画廊艺术家王天德在苏州博物馆举办个展《后山》

 

后山是王天德的山,却不是一座孤独的山,苏州博物馆的馆藏和其外延连同其历史一起构成了此次展览的前山。在这次名为后山的展览中,前人之画与后人之画呼应,画中之山与画外之山相映。此时此地,历史与当下的界限稍微模糊,传统与当代开始融合。

 

后山共展出艺术家2014年创作的平面、装置及影像作品共三十余件,其中包括文伯仁的《西山雅集》原作、伊秉绶墨迹,以及艺术家近几年来在苏杭地区收藏的近石碑及拓片。

 

y_31f4048958

 

后山是若隐若现的山。观看王天德的《后山图》,表层的皮纸像一层雾,或浓或淡,当你适应了氤氲的气氛,循着底层的山路正要进入,焦灼的纸边又把你带入了表层火灼山水的负空间中,残缺的形是回忆的象征,那松柏下的凉亭又引领你重新在迷雾中搜寻墨迹,如此反复,视线在两层图像中进进出出,几近迷失。

 

进入后山,似乎需另辟蹊径。艺术家未曾言说,后山之后,何解?

 

一条线索在中国艺术史中。山水画从4、5世纪开始独立存在,并建立了独立的理论系统。从李成、范宽、郭熙,到董源、巨然,到米芾,再到黄公望、文徵明、董其昌,以及石涛、黄宾虹;一代代山水画家,师法古人,终出于其右,留下一座座后山,终成为今人的前山。

 

王天德底层山水笔墨师法黄公望,表层火灼山水则源于早年一次意外——香烟灰掉在了纸上,从此之后,艺术家以香代笔,发展了独具一格的视觉语言。作为实验水墨的代表艺术家之一,王天德坚持传统水墨美学,不断突破材料及观念的限制,在最新创作的《后山图》系列中,艺术家将“火灼与水墨”山水直接与碑文拓片或古代书法原作对接,体现出浓郁的艺术史风格。

 

而另一条线索在苏杭的山水与园林中,江南自古便是文人墨客汇聚之地,文化传统与山水名胜交融。它们不仅成为艺术家作品的一部分,如西山寺庙碑文拓片、先贤廉子祠记碑文拓片,同时也给艺术家提供了灵感。

 

在这个融合了园林精神的苏州博物馆新馆,艺术家根据园林“借景”理念特别创作了一个作品系列。“借景”在中国园林理论中具有两层含义,一是在选址的时候借已有的自然景观,二是通过内部结构设计选择性地组织园林景观进入视线,制造迂回曲折、移步换景的效果。两层含义均体现在《仿文伯仁西山雅集笔意》系列中,艺术家一方面“借”文伯仁古画原作入展览,另一方面“借”古人之路,将古画原作中的局部细节进行概念和视像分解,用其独有的艺术语言“火灼与水墨”创作新的作品组图,以示与古文人在艺文时空中对话的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