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兵(Li Tianbing) (b. 1974)

1974年出⽣于中国桂林,他在22岁时到巴黎的美术学院学习,开始接触丰富的视觉和文化资源,还有正式的历史。被这种多样性环绕,他很快形成了独特的视觉语⾔,来表达他⾃己的⽂化起源。这一点,既体现在传统中国技巧上,也体现在对当代⻄方⼿法的借鉴上。他的作品很快受到与⽼一辈当代艺术家,如张洹、严培明同等的国际关注。

李天兵带着⼀本⼩相册来到巴黎,里⾯有5张他儿时的小型⿊白照片。在19世纪70年代的中国,能拥有⾃己童年的照⽚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一个家庭拥有一台相机更是极其罕有,因为那是很昂贵的东西。因此,大部分⼩孩子的成长期都没能被记录下来。李天兵的⽗亲是部队宣传部的⼠兵,所以可以时不时的借来相机纪录下他儿⼦三岁、四岁、五岁时的样子,这些形象在李天兵的作品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色。

作为家里的独⽣子是他这一代⼈共有的特点,这也是艺术家描述的深深的带有极度心理影响的孤独经历。因此,艺术家经常在他的想象中寻求庇护,创作出由虚构的⼈物组成的游戏。

这种独特的经历形成了李天兵诗意的童年肖像。对此,我们可以在他2006年对一个想象的兄弟的介绍里看到画家才华的最⽣动表达。 ⽽后期的作品描绘了艺术家由⼀群兄弟和玩伴陪同,这形成了完整的但不完全的“想象式”家庭相册。就个⼈层⾯来说,这些绘画提供了想象的童年⼀个亲密的画像。在这里,虚构与想象天衣无缝地结合在一起。就更扩阔的范围来看,这些作品在最深入的个⼈层⾯上明确地表现出在极权环境下长大的⼀代⼈共同损失。

提到他⼩的照⽚档案单⾊调色板,李天兵在戏剧的灰色调⾊板上画下他⾃己和想象出来的⼈物,并把它们放在让⼈联想到中国的过去和现在的场景中,即⽥园⽣活和商业化的城市扩张的对⽐。在他的新作品《招募》中,在乡村背景下,四个⾐衫褴褛的⼩孩子,各自抱着一本资料⼩册⼦,似乎是在为共产主义战线摆拍的姿势。就像李天兵的很多绘画⼀样,这幅作品上有很多⿊色像墨迹一样的斑点,这让人联想到艺术家曾经⾒过的Khmer Rouge 照⽚,这些照片褪色的封面传达了与过去始终缠绕着的联系。这些污渍主题的绘画被无数次反复使用,借以对腐朽的政治⼒量进⾏警⽰,这是⼀个反复萦绕且很有⼒的主题。

中国近代史其他的⽂化标记在他色彩更丰富的近期绘画《不要碰我的⼩狗》中得到呈现,在这幅作品中,一群男孩抱着他们的玩具狗站着,这让⼈人想起⻑期以来中国儿童几乎从未有拥有过玩具。在这里,三个场景融合在⼀起:孩⼦们的故事,⼀批精⼼粉刷过的树,还有商业化的城市背景,在这个背景表⾯刻着浸透着悲痛的颜色。这个场景完成得很巧妙,技术很⾼超,同时体现了⾼度写实主义和抽象主义的特点,也体现了通常与摄影才相关的深度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