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如山

精神如山

艺术家:徐冰、苏新平、姬子、夏小万、王璜生、张伟、蓝正辉

策展人:王春辰

 

中国是一个自古崇尚自然的文化体,几千年以来,诗歌、绘画都围绕着山水自然展开,不断地歌咏之、赞叹之、敬畏之,对自然山川的痴迷几近于一种信仰,因此,形成了中国的文化思想及其哲学,而自然山川也成为安顿生命、寄寓情思的载体,是思辨世界、感悟人生、比附政治的对象。

如果说,一种文化可以流传、继承的话,那么,这种寄情于山川的文化情怀就是之一,它绵绵千年,于今不绝;如果说,文化是一种力量,则由古及今,山川自然已经积淀成为中国文化的集体无意识,虽革故鼎新、变法维新,但这种生命的基因却无法泯灭,时时刻刻顽强地存在于我们的呼吸和行为中。中国文化爱自然山川,它不仅仅是自然神灵论,而是寄寓了人伦与社会的知识系统。

斗转星移,时代变迁,中国今天的面貌大为不同,不仅是国际社会对中国充满好奇和神秘感,想一探究竟,即便是中国人相谈,也无不感喟良多,没想到20世纪后半叶,中国的变化之大,世所罕有。从物理形态讲,人们震惊于中国城市化的簇新楼宇拔地而起,似乎人们对物质化的中国赞叹居多,但是,另一方面,社会的心灵真空也让人焦虑、甚至忧思,因为物质化的快速发展,在相当层面上,造成了精神世界的滞后与缺失。生逢其时的一批中国艺术家,就是这种状态的敏感者、回应者和表征者,他们孜孜于自我精神的重新建构,着力于心灵信仰的探寻和表达,物质媒介对于他们,是继续承载他们心灵世界的载体和手段;他们要现实的是个体在今天的中国文化世界的个体生命。这里邀请的一组艺术家都是多年持之以恒地以天地为对象、以自然山川为情结、以文化生命为体悟、以心象为立场,他们的媒介不同,但指向都集中在山川自然这个主旨上,从这个视角,透露出他们要以艺术的方式来做精神的诉求、以山川的灵魂寄托来抵御精神异化的危机。

徐冰,从80年代以来,即对维系中国文化的诸多要素进行了剖析探险:先是文字构成的悖论,再次是通过新英文书法来展示文化的表明性与表象的实质性,本质上揭示了文化属性的内在性,徐冰又以一系列的作品揭示中国文化的图文互证性,文化的实质在山水间;

苏新平,从80年代开始,以北方草原之景来勾勒无尽的人生想象、奇幻的神秘,这是这一代中国人经历社会动荡后的一种精神渴望,是希望寻找心灵家园的自我救赎。继之,苏新平的大风景系列通过无意识的释放,来重新观照中国文化中的那种安身立命的信仰之源;

姬子,从50年代实践山水绘画以来,讫80年代开始风格巨变,这里的变,不是简单的笔墨之变,而是内在的中国哲学思想如何与天地化一的变,是一种崇高精神熔铸在天地宇宙中的变,至今形成雄浑豪迈的山川精神,凸显的是中国文化初始的博大气象的复苏;

夏小万,从80年代就以命运与自然为主旨,探寻自我的精神是如何与天地自然维系在一起的,他的感觉本能驱使着他不断在世界的大环境里获求滋养;他又将中国山水解构为立体的切片,从这些新景观化的透明艺术里,仿佛唤醒了潜藏的文化意义;

王璜生,作为美术馆的管理者,策划了诸多产生国内国际影响的大展,也因此更加淘炼了自己的艺术精神,从传统走向现代的纯粹,也走向墨的新韵味,这是画家追求中国绘画内在气场的当下显现,努力塑造当代的视觉形式,从而彰显自由的艺术实质;

张伟,是留学前苏联、俄罗斯的艺术家,当他学习欧洲式的雕塑时,内心的强大动力是思索中国的现场经验和特殊表现,而在雕塑系统里,从来没有风景雕塑,也就是山水是不可雕塑的,但张伟恰恰经过大量探索,实现了山水的雕塑,成为独立、独特的艺术,这是他深入中国文脉的成果,也意味着活的传统是经过反思的传统、是再次经历创造的传统。

蓝正辉,用大笔泼洒,用无形显示有形,这也正是中国文化所信奉的放浪形骸的一种表现,也是显示不求固定成法的心悟与新解,冲击与稳固是他的作品特点,也是摸索水墨当代把控力。水墨从来都不应该是僵化的,所以,大胆而自由的实验,并持之以恒、持之以理,便是当下亟需倡导的艺术精神。

中国的精神就是如山般的持久、恒定,孕育着不屈不挠的毅力和生命力,如果不是有这样的魅力和价值,也不会有这么多的艺术家以自然山川为对象、投入几十年的精力去创造艺术。这样的精神是坚实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意味着中国人的精神可以具象为山川自然的存在和显现,只要我们抱定了对自然山川的敬意、爱护,则我们的生命可获得绵绵不绝的延续和兴盛。自然宇宙是永恒的,我们也要让我们的精神如山般永恒。

ND8_5660 ND8_5673 ND8_5628PS ND8_5688PS ND8_5674 ND8_5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