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ka Shonibare MBE (RA): 梦想变富

策展人陈浩扬与Yinka Shonibare MBE (RA) 的问答

 

您为什麽将这次展览命名为“梦想变富”?

我选择这个标题的原因来自于对我们所隶属的金融制度直接进行道德批判的难度。如果我们想要“舒适”,就必须挣钱,积攒养老金,和拥有容身之所。这个标题是对金融体系和理想制度的双重批判。

 

您可以谈谈您对人性的探索,特别是当求生欲转化成为贪婪和过度?

所有的艺术都是以不同的角度来看世界。因此,这些问题和考虑是不能在创造过程中被避免的。

 

您同时兼备内在性与外在性,并且您的中间性文化身份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角度去质疑我们的主观武断性。您如何看待现在的信仰和体系?

艺术家们必须挑战现今社会的等级制度和陈规旧习。我的文化背景意味著我不用选择一个而摒弃另一个。我可以在双重文化中同时生存。

 

您如何定义有权利和无权利?在贫富悬殊越来越大的后殖民时代,全球化的香港,财富与劳动力之间的关系是什麽?

在香港,一般人已经无法负担房产,因为富有的人正在制造房地产通胀。因为有钱人变得更有钱,一般人的生活质量无法改善。现今的财富差距远远超出四十年前。这种现象确实是全球性的,在英美都有出现。

 

您可以阐释这次个展的作品选择和您想通过艺术门画廊实现什么?

继香港艺术展的成功之后,我非常希望可以继续跟香港人民的艺术对话。我期待自己的作品可以进一步在香港崭露。

 

《香槟小孩》传递了一种幻觉感/空想感,然而《蛋糕人》暗示了痛苦及劳作,您如何看待《香槟小孩》和《蛋糕人》之间的联系?

《蛋糕人》代表暴食,而《香槟小孩》代表漫不经心的陶醉。

 

您之前提到一系列美丽精彩的作品将会被展示给观众,但它们最初的迷人魅力会很快被苦涩感取代。当观察这些艺术品一会儿,它们似乎不再是其本身了。您能进一步解释这种顿悟感和您希望观众最后有怎样的感悟?

艺术家并不一定需要解释他们从作品中看到的一切。他们欢迎观众将自己的经历加入作品中。有人会厌恶,有人会赞扬,但这两种情感都是被欢迎的。

 

您怎样选择创造作品的原材料以及他们的重要性和象征主义? (比如雕塑,大型《香港玩具绘画》上的玩具,和《梦想变富》的画作)那些椅子是拾得艺术品吗?暂且不谈织物的多方面制成因素,每件作品的特定图纹和其本身相关吗?那些球形头颅,它们可以像球体一样旋转以及它们是某种特定球体或地球上某处的复制品吗?

艺术门画廊负责挑选那些玩具,因为我希望它们来自香港。那些图案并不是为特定作品选择的。至于那些雕塑,我选择了最有艺术审美感的布料。球形头颅不可以像球体一样旋转。它代表了那些作品的内容;它就像一个外在大脑。人形公仔并不是象征人类,而是思想.

 

《梦想变富》系列画作和《香港玩具绘画》都是非传统的艺术表达形式,您是否将它们看作是一种有意识的对传统绘画教条的摒弃?

这些画作是对艺术史上现代主义教条的一个正面挑战。现代主义的贪婪被加入作品中,来自于流行文化的后极简主义风格进一步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