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兵(Li Tianbing) (B. 1974)

李天兵(Li Tianbing) (B. 1974)

簡介

1974年出生於中國桂林,他在22歲時去到巴黎國立高等美院進修。在這裏,他開始接觸到豐富的視覺和文化資源,還有傳統的西方歷史。在這種的多樣性環繞下,他很快形成了獨特的視覺語言,用來表達他自己的文化起源。這一點,既體現在傳統中國技巧上,也體現在對當代西方手法的借鑒上。他的作品很快受到與老一輩當代藝術家,如張洹,嚴培明等同樣的國際關注。

當李天兵來到巴黎的時候,他帶著一個小小的相冊,裏面有5張他小時候的黑白照片。在19世紀70年代的中國,能擁有自己童年的照片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因為那是很昂貴的東西,一個家庭擁有一臺相機更是極其罕見的,因此,很多那個時代的小孩子的成長期都沒能被記錄下來。李天兵的父親是部隊宣傳部的士兵,所以可以時不時地借相機來紀錄下他兒子三歲、四歲、五歲時的樣子,這些形象在李天兵的作品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作為家裏的獨生子是他這一代人共有的特點,這種經歷所帶來的孤獨對藝術家的心理帶來深遠的影響。因此,藝術家經常在他的想象中尋求庇護,創作出由虛構人物所組成的遊戲。

這種獨特的經歷形成了李天兵詩意的童年肖像,在他2006年對一個假象的兄弟的描繪裏,我們可以充分地看到畫家的獨特表達。而後期的作品描繪了藝術家由一群兄弟和玩伴陪同,這形成了完整但不完全的“想象的”家庭相冊。就個人層面來說,這些繪畫提供了想象的童年一個親密的畫像,在這裏,虛構與想象天衣無縫地結合了,從廣義上來解讀,該作品清楚地表明了一代人的共同損失,他們是在最個人層面上服從權威的命令下長大的。李天兵的作品交織了現今中國存在的二元性:東方和西方,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古代文化和現代消費主義。

藝術家的近期個展包括《都市場景》(2019),JD Malat畫廊,英國 倫敦;《孤猴記》(2015),藝術門,新加坡;《李天兵個人畫展》(2012),Stephen Friedman畫廊,英國 倫敦;《我和我的兄弟》(2008),L&M Arts畫廊,美國 紐約;《被遺忘的中國美》(2007),阿爾貝·伯納穆畫廊,法國 巴黎以及《百子圖》(2006),卡舒亞·希爾德布朗畫廊,瑞士 蘇黎世。他亦曾參與多項重要群展,包含《凝觀》,藝術門,中國 香港;《我們就是他們-皮祖迪收藏》(2017),美國當代城市藝術館,美國 密歇根;《當代藝術的超現實與超現實主義》(2011),瓦倫西亞現代藝術學院,西班牙 瓦倫西亞;《藝術動態》(2008),今日美術館,中國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