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兵(Li Tianbing) (b. 1974)

1974年出⽣於中國桂林,他在22歲時到巴黎的美術學院學習,開始接觸豐富的視覺和文化資源,還有正式的歷史。被這種多樣性環繞,他很快形成了獨特的視覺語⾔,來表達他⾃己的⽂化起源。這一點,既體現在傳統中國技巧上,也體現在對當代⻄方⼿法的借鑒上。他的作品很快受到與⽼一輩當代藝術家,如張洹、嚴培明同等的國際關注。

李天兵帶著⼀本⼩相冊來到巴黎,裏⾯有5張他兒時的小型⿊白照片。在19世紀70年代的中國,能擁有⾃己童年的照⽚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一個家庭擁有一臺相機更是極其罕有,因為那是很昂貴的東西。因此,大部分⼩孩子的成長期都沒能被記錄下來。李天兵的⽗親是部隊宣傳部的⼠兵,所以可以時不時的借來相機紀錄下他兒⼦三歲、四歲、五歲時的樣子,這些形象在李天兵的作品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色。

作為家裏的獨⽣子是他這一代⼈共有的特點,這也是藝術家描述的深深的帶有極度心理影響的孤獨經歷。因此,藝術家經常在他的想象中尋求庇護,創作出由虛構的⼈物組成的遊戲。

這種獨特的經歷形成了李天兵詩意的童年肖像。對此,我們可以在他2006年對一個想象的兄弟的介紹裏看到畫家才華的最⽣動表達。⽽後期的作品描繪了藝術家由⼀群兄弟和玩伴陪同,這形成了完整的但不完全的“想象式”家庭相冊。就個⼈層⾯來說,這些繪畫提供了想象的童年⼀個親密的畫像。在這裏,虛構與想象天衣無縫地結合在一起。就更擴闊的範圍來看,這些作品在最深入的個⼈層⾯上明確地表現出在極權環境下長大的⼀代⼈共同損失。

提到他⼩的照⽚檔案單⾊調色板,李天兵在戲劇的灰色調⾊板上畫下他⾃己和想象出來的⼈物,並把它們放在讓⼈聯想到中國的過去和現在的場景中,即⽥園⽣活和商業化的城市擴張的對⽐。在他的新作品《招募》中,在鄉村背景下,四個⾐衫襤褸的⼩孩子,各自抱著一本資料⼩冊⼦,似乎是在為共產主義戰線擺拍的姿勢。就像李天兵的很多繪畫⼀樣,這幅作品上有很多⿊色像墨跡一樣的斑點,這讓人聯想到藝術家曾經⾒過的 Khmer Rouge 照⽚,這些照片褪色的封面傳達了與過去始終纏繞著的聯系。這些汙漬主題的繪畫被無數次反復使用,借以對腐朽的政治⼒量進⾏警⽰,這是⼀個反復縈繞且很有⼒的主題。

中國近代史其他的⽂化標記在他色彩更豐富的近期繪畫《不要碰我的⼩狗》中得到呈現,在這幅作品中,一群男孩抱著他們的玩具狗站著,這讓⼈人想起⻑期以來中國兒童幾乎從未有擁有過玩具。在這裏,三個場景融合在⼀起:孩⼦們的故事,⼀批精⼼粉刷過的樹,還有商業化的城市背景,在這個背景表⾯刻著浸透著悲痛的顏色。這個場景完成得很巧妙,技術很⾼超,同時體現了⾼度寫實主義和抽象主義的特點,也體現了通常與攝影才相關的深度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