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至上:中國當代抽象水墨

黑白至上:中國當代抽象水墨

 

藝術門榮耀呈現“黑白至上”藝術展,匯集八位中國當代水墨藝術家。他們屬於一個成長中的藝術圈——其靈感與理念來源於中國傳統水墨畫和書法。

在作品中,用筆、用墨的技藝及其媒介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藝術家們探索如何在全新的當代語境中傳承獨一無二的中國藝術文化傳統,並反映當今全球化的世界。同時,水墨理念在中國當代水墨藝術家中至關重要,正是它能將畫家的能量融入作品中。這種能量所呈現的另一層面的美感,超越了繪畫的視覺效應。這也就是公元五世紀時,謝赫所提出的繪畫“六法”之一“氣韻生動”。此次展覽旨在,定位水墨及其經久不衰的理念在當代中國繪畫中的作用,及挑戰其媒介的傳統使用方式。

20世紀80年代,隨著中國廣泛的改革與逐步的對外開放,藝術家們開始進行水墨畫實驗。在過去的三十年間,伴隨著西方藝術與文化思潮的大勢湧入,現代藝術運動促進了當今水墨話語的成型及媒介的轉換,藝術家將傳統藝術的元素用於闡釋當代文化觀念。

在中國璀璨的千年藝術長河中,水墨畫的起源可追溯至數百年前。它不僅是文人藝術的最高表現形式,而且最大程度地展現了士大夫的藝術創造力。文人畫的概念則最早由董其昌在明代(1368-1644)提出,其源頭卻可以追溯至唐朝(618-907),其時大詩人王維(699-759)將水墨畫與詩歌、書法、篆刻結合在一起。由此,詩、書、畫、印被認為是士大夫階級最主要的四項藝術成就。直至今天,與書法緊密相連的水墨畫仍是中國文明的基石之一。

此次“黑白至上”藝術展中,藝術家們用他們自己文化的藝術傳統引導其作品,廣泛地結合中國書法、山水畫及詩歌的語言。無論其作品本身是否通過該種媒介、理念或形式表現出來,藝術家們都是從經典典籍中汲取靈感。美國芝加哥藝術學院教授詹姆斯·埃爾金斯曾說:“水墨畫是中國的一門具有密度、復雜性和深厚的歷史指涉的藝術實踐”。他強調,水墨畫是無與倫比的,因為沒有任何其它的中國藝術形式像水墨畫一樣,需要觀眾對中國歷史、文化有如此廣泛的背景知識。同時,他認為並非所有以筆墨宣紙創作的作品都是“水墨畫”。就如同本次展覽作品所呈現的,水墨畫是多樣的媒介和技藝的集大成者。

馮夢波(生於1966年)與王天德(生於1960年)是在其前衛作品中使用新媒介的兩位藝術家,但同時保留著與中國古典藝術的緊密聯系。作為中國新媒體藝術的領軍人物,馮夢波從90年代早期開始在繪畫和數字媒體的交集間工作,以一種難以置信的、令人驚嘆的方式,把數碼和手工、歷史和當下統合在一起,這成為貫穿於他整個創作生涯始終的中心主題。自2005年起,馮夢波開始回歸繪畫這一媒介,並借助數碼和網絡技術重新審視中國古典文化。此次展覽的影像裝置作品《不太晚》創作靈感來源於一個電子遊戲,在其中他刪除了原版遊戲中大部分的人或事物形象,形成強有力的線條──如似出自書法大師的剛勁筆法。

王天德力圖通過他的水墨畫,數碼作品和一些引人深思的裝置,把傳統放到一個更加立體化的當代背景下。將水墨畫與傳統文人的觀念緊密聯系起來,來表現時下的當代文化,蘊涵了觀念主義的思想。他重新創造了二十一世紀的水墨藝術。此次展出的作品源自於他的代表系列,他在宣紙上燒出類似漢字的符號。燒焦的痕跡,形成的形狀和空間,使其看上去類似山水景觀。王天德的創新做法並沒有消除其作品的傳統影響和意義,在包含了傳統理念和方法的同時加入當代的理念,表現了新鮮和與眾不同的自己。

仇德樹(生於1948年)在70年代組織“草草畫社”——中國毛澤東之後的時代的藝術實驗團體的藝術家之壹。在80年代早期,以“裂變”為主題地創作風格成為他的代表作品。裂變的概念呈現了對中國文字的拆解與改變,是對藝術家曾經戲劇化瓦解又獲新生重塑後的生活與事業形象比喻。在這些作品中,他在宣紙上覆蓋生動的色彩,用撕裂宣紙的手法來構建圖形,色彩與留白而形成的作品,蘊藏著藝術的深邃和無限生命力。

傳統水墨與書法密不可分,許多藝術家遊走其間,以此重塑書法在當代社會的重要地位。王冬齡(生於1945 年)是中國最具成就的當代書法家之一,其風格深受1989年至1992年在美經歷的影響。這段經歷促使他發展出更具國際視野和包容性的書法風格,在註入當代性的同時,保留了中國傳統文化和審美韻味。通常王冬齡作品中的文字很難一一加以辨認,這使其更趨向於抽象繪畫而非書法。他同時關註傳統書法中的表演元素,強調書寫作為一種重要的表達方式,展現藝術與身體的關聯。他實驗性地運用指尖、手腕、胳膊及整個身體創作令人驚嘆的水墨作品。

魏立剛(生於1964年)的作品可分為三類:一是以表意書法為根基的現代書法創作,從書法內部變革古人定法,在筆法中融入畫意,並傳承日本現代派書法精神,探索書法中表意與象形的界限;一類是以抽象為形式的實驗水墨,雜之以漆、丙烯等新材料,將西方繪畫及中國畫兩相貫通;另一類是他對漢字探索的集中成果,他本人將之統稱為“魏氏魔塊”。盡管他的作品有西方現代藝術形式與觀念的種種影響,但其關鍵的東西,一是漢字以及漢字的結構,二是書寫性而非繪畫性。無論他的藝術走得多遠,我們總能夠感受到這兩個特點或明或暗地存在著。

邱振中(生於1947年)將中國書法中對空間、時間以及線的精微控制運用在現代藝術創作中,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邱振中所關註的是書法、水墨的空間和筆法表現的美學本身,使書法的美學功能變得更為純粹和獨立,而將書法從古典意識形態的功能中解放出來。邱振中筆下極具樂律感的線條、形式和構圖,通過傳統水墨繪畫技巧重新定義這些中西方文化中符號化的圖像,再次回應中國傳統與西方當代藝術的關系。

鄭重賓(生於1961年)在美國加州和上海兩地從事藝術創作。縱觀其藝術生涯,他系統地解構並融合了中國古典和當代歐美藝術實踐中的抽象之源。鄭重賓在作品中廣泛運用水墨語言,並積極探索水墨作為媒介的潛力。他接受了嚴謹的水墨繪畫訓練,而後吸納並融合美國抽象表現主義與極簡主義的精髓,融合並創造出其獨特的藝術語言。鄭的抽象作品源於他對於空間的探索,同時表達了更深層的、形而上的意義,而非受限於文字的書寫或者對形式的重構。

藍正輝(生於1959 年)創作大幅單色抽象水墨作品。他的巨幅作品和對墨的獨特使用顯現出他對表現和內心感受的持續追求,他的作品以一種抽象和潑墨風格在“紙上爆發”。受其理工背景的影響,藍正輝的審美靈巧地遊走於理智和感性世界。他的抽象風格更突出了水墨自身的意義,伴隨著系統精妙的身體運動,作品的視覺和精神沖擊力與肌肉、熱血、體力一起膨脹。

此次展覽中的藝術家們,通過探索中國的往昔,更好地領悟了現代生活:創造出的作品既與當今社會緊密相連,也根植於傳統文化中對藝術學術研究的深深推崇。正是這樣兼容並蓄的精神引領了當代中國水墨畫的廣泛傳播與創新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