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ANG WIHARSO:壓碎我

Entang Wiharso是一位在全球享有盛譽的藝術家,在亞洲、歐洲和美國舉辦過重要展覽。在今年威尼斯雙年展上,他將與另外四位印尼藝術家共同揭開首次設於軍械庫的印尼國家館開館大展。Wiharso的作品源自他的個人敘述和經歷,並常常以此為出發點來考察及反思祖國印尼的地理、歷史狀況。通過這種方式,Wiharso把個人微小的事件與行為連結到更大的關乎人類生存的時間體系中,他試圖打破由偏見和概括化形成的觀念,實現對人性的更深理解。

Entang Wiharso在中國大陸的首次個展探索“觀念”與“現實”的問題,專註於追溯導致特定事件發生的個人和集體經驗。展覽的作品探尋我們今天的行為是如何包含著觀念、土地、遷徙和生態的歷史。《壓碎我》是展覽中一件六米長的雙面雕塑,這件紀念碑式的作品是基於牆作為“邊界”的象征意義--不論是作為一種保護、阻止、隱私還是狀態的揭示。墻的兩面描繪同一故事的不同表述,其中一種被故意扭曲,使兩者呈現出巨大的反差和分歧。作品的主體是投射在公眾舞臺上的個人敘事,藝術家意在強調曝露的脆弱性和外部條件是如何扭曲現實的。

展覽中有四件作品來自於Wiharso的《神秘故事》系列,這個系列對生活中看起來不重要的元素加以運用,例如私人物件、衣物、花園中的短劍和植物等,以此揭示形成人們經驗和認知現實之方式的潛在信條。《地緣自畫像》的靈感來自於一句印尼諺語:“身邊大象看不到,過海螞蟻在眼前”,警示那些對別人的錯誤妄加判斷,卻不見自己不足的人。在這幅作品中,Wiharso引用了人性經典諷刺作品《格列弗遊記》,對宗教、種族、政治和文化的不同特征如何對個體或少數民族進行標識做了自己的註解,他們經常由於自身固有的特點而遭受指責。

Entang Wiharso這樣評價他的作品:“在我探求感覺和動機背後的原因時,另一些揭露關於移民、社會正義、生存策略、地理和政治體制之現實的故事也浮現出來。此類與地緣政治關聯的故事或奇聞軼事是我現今作品的核心。我想要在不同語境下提出這些問題,以檢驗常常由信息不完全、政治宣傳、概括性結論或偏見所形成的觀念。”